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古言>繁星的功德簿

第一世:這對夫妻命很硬35

書名:繁星的功德簿|作者:犬犬|發布:2019-06-23 10:55:00| 更新:2019-06-23 10:56:20 | 字數:3941字

  齊湛本想連夜動身去河間,沒想元璽帝身邊的心腹魯公公深夜前來傳旨召他覲見。齊王妃擔心地看著兒子,要不是云嬤嬤拉著,齊王妃大概會像年輕的時候那樣,帶上自己的馬鞭闖禁宮去。

  “欺人太甚!!”齊王妃揮鞭將一個多寶閣劈成了兩半,上頭的古董瓷器噼里啪啦地往下掉,卻不見她有半分心疼,倒是云嬤嬤肉疼得抽了好幾口涼氣。

  “母妃,不過是去一趟……”

  “我是怕你去了,他就不放你出來了。”

  齊湛覺得她是多想了,他現在是鎮北王世子,皇帝沒理由將他長期拘在宮里,真要拘了,邊疆的將士們會這么想?

  兔死狗烹,鳥盡弓藏,從來都是武將心中的一根刺,他不敢那么做,除非有正當的理由,難道要他告訴天下,當年干的糊涂事兒嗎?

  “不準你去……要去我們娘倆一起去。我倒要聽聽他能說些什么?”

  “母妃,不必了。趁著這機會,我也打算與他談談齊清的事。”

  齊王妃擰眉道:“可是你父王暗中給你傳信了?”

  “父王向來疼愛齊清……”

  齊王妃怎會不知曉這個,只是擔心那人會以此要挾兒子。

  手心手背都是肉,哪個都是她不舍得的寶貝。

  “都怪我,都怪我……當初要不是瞎了眼,怎么會惹上這個禍害。“說完,她又將氣撒到云嬤嬤端來的茶盞上。

  云嬤嬤是知曉她的脾氣的,這時候讓她可勁兒的撒就行,千萬別攔著。

  齊王妃撒了一通氣后,冷靜了下來,道:”他要是逼你,咱們娘倆就不在京城呆了,帶上人去你父王那,管什么朝廷規矩,就他那樣的小雞肚腸,順著他,他也會忌憚。他如今是越來越嫉恨你父王了,真怕……”

  “母妃,萬事有兒子在……”

  齊王妃淚眼婆娑地看著齊湛,這個兒子是她這輩子最驕傲的存在,同時也代表著一個最深的遺憾。時光若能重來一次,那該多好。

  “湛兒……”她踮起腳尖撫上兒子臉頰,“你是知道的,你父王雖然不會背叛他,但他心里有桿秤,若是逼急了,你父王為了咱們娘倆未必不會……”

  齊湛打斷了她,“母妃,慎言!”

  齊王妃苦笑:“你真是你父王一手帶大的,脾氣秉性也隨了他。罷了,母妃只是個女人,就是想鬧一場也不行。可你要記住一點,你父王是真心疼愛你的,為了你他是什么都敢做的。”

  “母妃,我知道。我是父王的兒子,永遠都是……”

  “好好好,這才是鎮北王齊世敬的兒子。你且去吧,母妃在家里等你回來……要是天亮你還不會來,除非你父王回來,否則誰也攔不住我闖宮。“

  **

  御書房里,元璽帝垂眸看著奏章,看得極慢,倒不是眼睛不利索了,而是故意看的這么慢,借此等人而已。御書房上掛著一塊牌匾,上邊寫著“惟仁”二字。

  如果用齊王妃的話來形容這兩個字的話,必是與元璽帝的一生相悖的,因為他涼薄而不可依靠。身為奪嫡的贏家,連親兄弟殺起來都不帶眨眼的,能不狠嗎?

  正所謂,匹夫一怒,血濺三尺;天子一怒,伏尸百萬!

  由此可見,天子的威嚴是不容侵犯的,稍微有所觸怒就是人頭落地。

  皇帝殺起人也不需要手軟,只管狠心就對了,而人往往缺什么補什么,所以御書房匾額上的這兩個字,可謂相當的諷刺,坐上那把龍椅后,再純良的人都會變的冷血無情,且擅長偽裝,元璽帝這個人就特別會裝,因為會裝,他騙過很多人,他的父皇,他的兄弟,以及愛過他的女人都被他騙了。

  如今,他已是個將死之人,回憶過往,也不知可否后悔過?

  “什么時辰了?”元璽帝放下奏章,捏了捏鼻梁骨。

  “回皇上,三更了。”小太監乖覺地上前為元璽帝換了一盞新茶。

  元璽帝揭蓋有一下沒一下的刮弄著茶水里的葉片,吹了一口后,也不去喝,抬眼就是往門口看。

  小太監見狀,也伸長了脖子朝門口看,心焦著魯公公怎么還沒將世子爺領來。

  想罷,門外就有了響動。

  小太監一喜,趕忙朝元璽帝王道:“皇上,定是魯公公回來了。”

  元璽帝眸光一閃,剛才還顯得十分困乏的臉立刻有了精神:“叫御廚房做些酒菜送過來。”

  “皇上,魯公公一早就準備好了,奴才這就去端來。”

  元璽帝王滿意地笑了笑,揮手讓他趕緊去,目光帶著一絲旁人察覺不到的急切看向走進來的齊湛,有那么一瞬間,他覺得眼睛有些酸澀。

  齊湛朝元璽帝恭敬的一拜,“臣齊湛,叩見皇上,吾皇萬歲,萬歲,萬萬歲。”

  “起來,快起來……”

  元璽帝想下去親自扶他起來,但近日他的身體越來越差,兩條腿坐久了就不像自己的了,一旁的魯公公洞悉了圣意,眼明手快地虛扶了齊湛一把。

  齊湛起身后,身姿挺拔地站著,只目光垂了垂。

  元璽帝越看他越滿意,不僅臉上露出了一絲驕傲,朝他道:”湛兒啊,別拘著,過來朕這邊……“

  齊湛聽到這聲叫喚,擰了擰眉毛,身形不動,依舊恭敬地垂首站著。

  魯公公攙扶著元璽帝起身,扶著他慢慢地走到小太監布好酒菜的圓桌邊,坐下后,元璽帝見齊湛還站著,又催了一聲:“來朕這邊,別杵著……朕與你許久不見了,召你來就是想敘敘家常。”

  “皇上,微臣不敢僭越。微臣站著回話更妥當。”

  元璽帝豈能不明白他的心思,擺明了就是不想和他親近。

  這別的皇子巴不得往他跟前湊,偏他恨不得能離他十丈遠。

  魯公公拼命地給齊湛使眼色,勸他別這么倔,皇帝能這般對他就是天大的恩寵,應該高興才對,哪像他跟誰欠了他銀子不肯還似的。這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呢,何必要鬧得如此僵。

  元璽帝心里對此也肯定不痛快,但就是再不痛快,他也不會給齊湛臉色看,之前他就曾不小心朝他發了脾氣,還說了幾句狠話,嚇唬嚇唬他而已,誰料這小子比他脾氣還打,一惱就離開京都城去剿匪了。

  一剿就是兩年,別說京都城了,就是城外的十里亭,他都沒沾過腳。

  “讓你坐就坐,朕恕你無罪!”

  他到底是皇帝,大辰國最位高權重的人,都這么下面子的說話了,齊湛就是有一百個不愿意,也不能再拒絕了。

  “臣,謝過皇上。”

  齊湛坐下后,魯公公為他斟了一杯水酒。

  酒香裊裊,直引人食指大動。

  元璽帝身體欠佳,只能喝一小口,喝完,他說道:“如今你也有二十三了吧,該娶妻了。”

  一開口就是這種話題,齊湛自然不可能順著他的意思來。

  “邊境不寧,遲早會開戰,臣是皇上親封的車騎將軍,自當以保家衛國為先,成親之事臣尚未考慮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要是邊境一直有仗打,你就不成親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混賬!!誰許你有這種想法的,打仗歸打仗,成親歸成親。老大不小的人了,身邊連個知冷知熱的女人都沒有,像話嗎?男人就該先成家后立業。你如今也算立業了,自當把終生大事提上日程了。朕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無非就是不想害了人家姑娘。要說你母妃早年給你定的幾門親事,沒一門是好的。朕一個都看不上。那幾個死了也好,也是她們自己沒福氣,跟你無關的。你心里不要有那芥蒂。”

  元璽帝口里說的那幾位死的好的,便是齊湛過往的未婚妻們。

  不多,就四個。

  但,四個都死了。

  說來也是挺邪門的,這第一個未婚妻便是榮國公府大房的嫡長女云瑤縣主,和齊湛算是青梅竹馬,無論長相還是身世都是良配,只比齊湛小兩歲,是齊王妃在齊湛十六歲那年訂下的親事,本來等姑娘十五歲及笄后就成親的,誰想云瑤縣主在生辰的前一天去寺廟上香祈福,回來的路上竟遇上了山崩罹難了,尸骨無存。

  這人沒了就沒了吧,山崩乃是天災,誰也料不到的,就當是沒緣分了,就是榮國公府的國公爺也不曾多想什么,只當閨女福薄,這門親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云瑤縣主死后,齊湛作為未婚夫還為她守孝了一年。一年后,齊王妃又給齊湛定了一門親事,是大都督宇文讓的嫡次女,宇文讓自瓦剌一戰后,對齊湛就十分欣賞,這門親事可謂求之不得,但就在定完親的那天夜里,宇文姑娘不知怎么的摔進了荷花池里,溺死了。

  這一開始,還沒人敢往齊湛身上想,齊湛呢,又很仁義的給這第二位未婚妻守了一年孝。然后到了齊湛十八歲那年,齊王妃又準備與前太傅王光之老爺子的孫女定親,當時也就口頭說了說,文定打算幾天后再辦,沒想王姑娘參加完詩會,在回家路上遇到了逃獄的罪犯,被劫持當了人質,又在三日后被發現衣衫不整的死在了城外的破廟里。

  這下,京都城里就謠言四起了,都說齊湛命硬,說他克妻,整個京都城都沒人敢把女兒嫁給他的。

  齊王妃眼見京都城里的豪門是沒指望了,便降低了要求,從齊老王爺的軍中找,不拘官位,哪怕是小軍護的女兒都成,只要家世清白,無不良嗜好,皆可入選,找了約莫一年吧,也就是齊湛二十歲那年,終于找到了一個齊王妃喜歡的,當即拍板定了這門親事。

  這姑娘倒也好,定親后,啥事沒有,活潑健康,蹦蹦跳跳的,說齊湛克妻謠言眼看著就要不攻自破了,沒想這姑娘在來京都城的路上,感染了瘟疫,也死了。

  四門親事,四個未婚妻,就這么全沒了,誰還敢說齊湛的克妻之說是謠言,分明是真有其事。

  此后,只要齊王妃話里行間提起哪個姑娘的名字,這姑娘第二日必定會被家里人快速定親,弄得這幾年齊王妃都不敢在京都城里串門子,省的人家看她就像看災星一樣。

  這也是為何當初繁星對齊湛說自己是災星,齊湛無動于衷,還問她要不要聽聽自己的原因。

  不過,盡管齊湛‘克’死了四個妙齡少女,在京都城也沒人敢在他背后嚼舌根。一是齊王妃這個人不好惹,二是齊王妃的鞭子更不好惹,三是齊王府是什么樣的存在?大辰國唯一的異姓王,位高權重,誰敢老虎嘴邊拔毛。

  這第四,也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元璽帝了,他曾三令五申不許任何人再提起這件事,誰說誰死,久了自然就沒人敢說了。

  于是乎,有關齊湛克妻的事兒,也就沒什么后續話題了,唯一造成的影響大概就是如果有哪個姑娘的年紀和齊湛比較配,基本就會嫁得很快,為此京都城還發生過一個月里天天有花轎游街的奇觀,一天還不止一對新人成親,三四對都有,還撞過一回轎呢。

  近兩年倒是少了,畢竟齊湛二十三了,適齡的姑娘早就嫁人為妻,為人母了,要是還有那十八九歲還沒出嫁的,不是是智障傻子,就是身體太弱,子嗣艱難,絕非良配的那種。

  那么就剩下比齊湛小很多歲的姑娘了,比如差個十來歲以上的,可這樣一來,‘岳父’和齊湛的年紀就會差不了多少了,哪個岳父愿意啊。

  就算岳父稀罕鎮北王府的門楣勉強同意了,岳母也不會同意的啊,這不是送女兒去死嗎?除非是庶女,但齊湛這身份,怎么可能娶庶女,別說齊王妃,元璽帝第一個就不會答應。

  此時此刻,齊湛已經察覺到了,皇帝這么晚召他,多半是想賜婚了。

打賞

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,上不封頂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薦位
  • 驅魔龍族之極品言靈師

    緋月天歌 / 著

    【本文爽文無虐,男主變態腹黑,女主軟萌奸詐。強強聯手,一生一世一雙人】【逗逼歡脫版】...

  • 鉆石婚寵:獨占神秘妻

    薄荷涼夏 / 著

    【淡漠如蓮狐貍女pk鐵血冰山腹黑狼,極致寵文,親們放心入坑!】權景吾是誰?京城根正苗...

  • 最強農女之首輔夫人

    藍牛 / 著

    顧楚寒睜開眼就看到親娘吊死在頭頂。屠夫爹為治病救妻欠下高利貸,不愿賣兒做孌童,砍了人...

  • 錦繡凰途之一品郡主

    葉陽嵐 / 著

    幽暗宮室,一杯毒酒,孿生哥哥甘心赴死,三尺刑臺,血光飛濺,當朝儲君滿門被屠,她策馬回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小说网